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bxwx.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www.xinbxwx.net)”查找最新章节!

景斯寒到了嘴边的嘲讽话语一下子全被堵了回去, 他抿了抿唇, 掩饰性地轻咳一声, 最后只问出来一句:“你怎么回事啊?”

骆今雨听到他的声音一颤, 似乎清明了一些。但却没有回答他, 视线下移, 落在那躺在熄烟石里的半根残烟上, 停了好一会儿。

在景斯寒等的快不耐烦之前,骆今雨终于重新抬眼看向他,眼里的盈盈水光已经消散殆尽, 可那眼神却比刚才泪盈于睫时更让人觉得荒凉。

她张了张嘴,发出来的声音有些抖,她问:“可以给我一根烟吗?”

景斯寒觉得自己是会拒绝的, 他活了这么多年, 问他借烟的女人不知凡几,他什么时候搭理过?更何况, 他并不喜欢抽烟的女人, 而骆今雨不抽烟的时候就不受他待见。

可不知怎么的, 手却动的比脑子快, 等他脑子里转了一圈, 烟和火已经递了出去。

“谢谢。”骆今雨垂眼接过烟盒和火机。

景斯寒的烟盒也是手工的, 形状方方正正,古银色的金属壳上是一个太极图标,骆今雨摸索了一下才打开, 她靠在露台的玻璃门上, 哆哆嗦嗦抽出一根烟轻咬在齿间,低着头点火。

啪嗒、啪嗒、啪嗒。

一连打了三次,火才打着。

景斯寒拧眉看着,发现她的动作十分生疏,根本就不像会抽烟的样子。

果然,骆今雨将将吸了第一口,就剧烈的呛咳起来,直咳地弯下了腰,烟盒和火机也掉在了地上。

景斯寒看不下去,上前一步,伸手准备将她手里的烟夺下来,却突然听到一声轻语:“一样的……”

“什么?”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景斯寒没听明白。

骆今雨直起身子,垂眸看着指间燃烧的烟,又重新说道:“这味道,真的是一样的。”

语气里甚至带上了一丝笑意。

景斯寒蹙眉看过去,才发现她竟真是笑着的,只是眼里还带着泪。

也不知是刚才被烟呛的,还是别的。

景斯寒眼底神色晦暗不明,看着这个突然变得跟以前判若两人的女人,一时忘了去取骆今雨手中的烟,以至于让她又抬起手重新抽了一口。

“咳咳咳……”

骆今雨这一口抽的比上一口狠多了,烟纸迅速往上燃烧,火光猩红,所以她咳的也比刚才更加厉害,整个腰身都折了下去。

这近乎自虐般的行为看的景斯寒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伸手扣住骆今雨的手腕,一把将她指间的烟夺了。

“咳咳……呵呵咳……”

骆今雨并不反抗,一边咳还一边笑,听上去颇有些瘆人。她笑得完全停不下来,没被抓住的那只手撑在腰间,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笑得整个人直往下坠。

景斯寒觉得这女人简直莫名其妙,他抓着她的腕子往上一提,语气十分不好:“你疯了?”

骆今雨被他略显粗鲁的动作带的往前一个趔趄,景斯寒急忙又加了些力气往上拉她,自己往前跨了半步挡在她面前,两人不可避免地撞在了一起。

景斯寒原本已经抬起手准备推开身前的人,不料垂眸一看,却看到了一张满是泪痕的脸。

骆今雨明明还是在笑着,但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直往下掉。看的景斯寒不由一愣,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骆今雨低头将额抵在了他的肩处,像是被点了笑穴,虽努力想停下来,身体却不受控制。

只是那笑声渐低,终于转成了呜咽。

这一回,景斯寒不仅手,全身都僵住了。

女人埋首在他胸前,浑身颤抖的不像样,她哭起来不像笑的时候那么张扬,反而像一只孤独的小兽,缩在洞穴里、躲在黑暗中,拼命忍着,偶尔才从齿缝中漏出一点声响,却更让人觉得悲伤。

景斯寒的手还是迟疑地落了下来,只是不是将人推开,而是生疏地在骆今雨的背上轻拍了两下,然后垂在了身侧,僵挺着脊背,沉默地任由女人在身前哭泣。

他实在不擅长安慰,这已经是他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了。

说真的,这个人是骆今雨,景斯寒觉得自己没推开她直接走人就已经很神奇了。他有些出神的想到不久前的那一次,她抱着景嘉译也是哭到不行,但那次哭的近乎是发泄,不像今天,隐忍的令旁人也不免觉得有些难受。

她以前也这么能哭吗?

景斯寒忍不住回想,却发现记忆里的人像一张铅笔画,竟模糊的有些看不清了。

骆今雨其实很少哭,她觉得自己的眼泪早在亲人一个个离开的时候就流光了。所以她后来所有的泪都流在了戏里,在生活中、在旁人眼里,她始终阳光开朗、积极向上、勇往直前,可她就不怕吗?

她好不容易一步步走到塔顶,却一朝穿进小说里,什么都变了。

她反正是一个人,在哪里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可既然要穿,为什么不能穿到有爸爸、妈妈和奶奶的地方呢?这里什么都没有,她多怕自己真的彻彻底底变成另外一个人,怕将来连记忆都会消失不见……

有时候,坚强也会变成一种习惯,习惯性笑、习惯性积极、习惯性勇敢……但懦弱其实一直隐藏在身体深处,在你不设防的时候溜出来,告诉你其实你也会害怕,也想有一个依靠吧。

不知过了多久,景斯寒终于听到呜咽声渐渐停了下来,没一会儿,呼吸节奏也平稳了。

他一挑眉,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喂。”景斯寒幅度很小地耸了耸肩,没有听到回音。他抬起双手扶住骆今雨的肩膀稍稍将人推开一看,顿时无语了。

这女人居然就这么站着靠着自己睡!着!了!

许是因为刚刚哭过,骆今雨的鼻腔有些堵,甚至还发出了极轻的呼噜声。

睡得还挺香呢!

景斯寒颇为郁闷,他想将人摇醒,但视线落在女人还挂着泪珠的眼睫上,动作又不由停了下来。

得了,好歹也叫了他一声“爸爸”。

景斯寒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将人重新靠回了自己肩膀,继续当一棵沉默的树。

而他没有发现的是,身前这个本应该是熟睡的女人,眼皮下的眼珠子却骨碌碌地转了一圈。

骆今雨也是有苦难言啊!

因为那只醉蟹,最开始她确实是有些迷糊了,情绪失控中扒住景斯寒大哭了一通。可哭着哭着,那点醉意可能是随着眼泪散了大半,她其实哭到后半就清醒了。

丢人呐!骆今雨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原本是想着装睡,猜测以景斯寒的性格,必然会将她叫醒,她再假装断片儿,把这事儿就这么给混过去,谁成想景变态这回竟然还对她绅士了一把呢?

这可咋办啊?现在就醒转过来会不会显得太假了?骆今雨简直头疼,她靠在景斯寒身上,觉得硬邦邦的,很有些不舒服,想换个姿势,又担心穿帮所以不敢动。

于是,各怀心思的两个人就这么直挺挺地在原地僵了好几分钟。

十月下旬,温度其实已经降了下来,加上又是夜里,晚风夹带着凉意从露台吹进来,衣衫单薄的骆今雨方才又哭出了一身薄汗,这会儿功夫连鸡皮疙瘩都冻起来了。

你要绅士就不能绅士到底吗?这寒风瑟瑟的,不知道给姑娘披件外套呢?骆今雨强忍着不打哆嗦,欲哭无泪。

在心里吐槽了钢铁直男景变态N遍以后,骆今雨终于忍不住了,再这么下去她估计都得冻病了!

景斯寒发现自己身前的脑袋动了动,随后听到女人轻轻“唔”了一声,小巧柔软的手掌在他身上一撑,微微摇晃着直了起来。

只见她秀气的眉毛微微蹙着,似乎是有些头疼,手指在太阳穴按了一下,悠悠地睁开了眼。

她瞳孔有些散,被泪水洗过的眼睛却是澄澈的,只是里面一片茫然,看向他的视线无法聚焦,仿佛一时之间都没认出他是谁。

“景……斯寒?你怎么在这儿?我这是……”

他听到骆今雨诧异地开口,眼睛里的神色不似作假,貌似上回她喝醉醒来也是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的。

只是这回她醒的这么快,难道也不记得了?

景斯寒狭长的双眼眯了眯,道:“你醉了。我在这里抽烟,你突然冲出来抱住我一直哭着喊爸爸,不记得了?”

“你开什么玩笑了!”骆今雨眼睛微睁,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实则内心疯狂吐槽,去你的哭着喊爸爸!

这一刻,她无比的庆幸自己是一名专业的演员。

景斯寒没在女人脸上看出半分破绽,眉毛不由微微一挑。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本想指着她一张花猫似的脸让她自己去看看,但又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和她接触的够多了,于是懒得再说,绕过她弯腰去捡先前掉在地上的打火机和烟盒。

因为骆今雨先前没有盖紧的缘故,烟盒摔在地上,细长的香烟掉出来不少。

骆今雨抿了抿唇,半蹲下去和他一起捡,她一边捡着地上的烟,一边状似随意地问道:“你这烟还挺特别的,在哪里买的?”

景斯寒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就在骆今雨以为他不会回答之时,却听到他清冷的声音响起。

“自己做的。”

骆今雨一怔,景斯寒已经站了起来,她立刻将手里的香烟递了出去,后者垂眸看了看,没有说话。

其实骆今雨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以前她爸爸烟掉了,总是会第一时间捡起来,拍一拍夹在耳后继续抽,所以她也习惯捡到了就托在掌心里,给父亲送回去。

当她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现在确实是多此一举,这烟都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了,早就脏了。

骆今雨想收回手,把烟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去,景斯寒却突然伸手从她掌心里把烟取走了,“谢了。”

看着景斯寒低着头把烟一根根往烟盒里装,骆今雨眨眨眼,回了一句:“不客气。”

景斯寒埋着头,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傻逼了一晚上了。

开车过来吃饭就算了,竟然还陪着骆今雨在这里吹了这么久的冷风,现在又傻了吧唧把脏了的烟重新塞回烟盒里,这下可好,整盒烟都污染了。

其实他本来是想拒绝的,只是方才骆今雨看他的眼神,让他忍不住想起上次回老宅,景嘉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样子。

那眼里的期待,让他一时竟开不了口拒绝。

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间的沉默,骆今雨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是魏丝络的电话,她走到一边接通,立刻听到那边压低的嗓音。

“今雨,你没事吧?出去半个多小时了都!”

骆今雨回道:“没事,刚家人给我发视频,在外面聊了一会儿,饭局快散了吧?”

“嗯,不过那君总好像还要弄下一趴,还不知道去做什么,你去吗?”

“那我可不去了,好不容易明天能休息一天,我还得回家呢!我回来取衣服和……”骆今雨说着转了个身,正好对上露台的玻璃门,一不留神被上面映出的人影吓得爆了一句粗,“我去!”

这个脸上一片狼藉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是她!!!

“怎么了?”魏丝络被她吓了一跳。

骆今雨一把盖住玻璃上的倒影,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什么,我就不回包间了,你能帮我把衣服和包送出来吗?”

和魏丝络约好在南边洗手间外等,骆今雨挂断电话转身,发现景斯寒正好合上烟盒放进衣兜里。

她猛地抬手遮住自己的脸,飞快地说了一句“那我先走了”,便忙不迭地离开了。

景斯寒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女人几乎是逃窜进洗手间的背影,素来平静无波地眼里浮起一丝浅淡的笑意。

“真够丑的。”景总终于在人离开之后毒舌了一把,提步往包间走去。

“这一趟够久的啊!还以为你不回了呢!”君驰看着重新落座的景斯寒,说着视线在他肩上扫了一圈,似笑非笑道:“哟!这是怎么了?水儿够多的啊!”

那是骆今雨给哭湿的,景斯寒低头看了一眼,将外套脱下来重新搭在椅背上,淡淡道:“洗手不小心溅的。”

“您这得多不小心才能溅成这模样啊。”君驰这话儿说的颇是意味深长。

景斯寒没理他,他又忍不住贱兮兮凑过去问:“骆小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她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回来?”景斯寒斜他一眼,“你这么关心她,怎么不自己出去找?”

“哎哟,我哪儿敢啊?季非发个视频就把你给招来了,我要是……”君驰话说到一半,发现好友看自己的目光越发的锐利,立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得得,我不说了还不行?”

景斯寒收回视线,季非从君驰右边冒出来,问两人道:“这一趴差不多了吧?接下来去做什么?唱歌?还是玩牌?”

君驰耸耸肩,无所谓道:“我都行。”

景斯寒想了想,摇头:“我不去了,明天周日,要回老宅,你们好好玩。”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bxwx.net/book/93037.html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bxwx.net/read/93037/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bxwx.net/down/93037.html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手机阅读:https://m.xinbxwx.net/read/9303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 38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bxwx.net)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 - 名堂多小姐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影后她只想学习明人不说暗恋我在年代文里吃瓜她的冰味棉花糖重回高二六零美食养家记职业替身总裁倒追前妻99次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顾医生,你闭嘴七零年代重生日常反派她声娇体软[快穿]重生七零末:神医小辣妻他比钱更撩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重生福妻小神医霸道总鬼缠上我半吟他不好撩[校园]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初恋几分甜超级空间小农妇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寻寻善诱反向形成晚期疗法
完本推荐: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全文阅读女配娇媚撩人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全文阅读武侠BOSS之路全文阅读道系快穿全文阅读拯救白月光[穿书]全文阅读穿成七零娇娇女全文阅读娇软甜妻放肆宠[娱乐圈]全文阅读快穿之我是大boss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恐怖谷漫游指南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医妃倾城:残王不服来战全文阅读重生女夺我气运全文阅读精灵之黑暗崛起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回九零全家下岗前棋魂:随身阿尔法狗单挑三国:开局教化张角九州幕府傲世潜龙风卷珠帘聊斋最强武圣港综开始耕种诸天据说我只有颜能打[娱乐圈]姐妹群穿后我逆袭了殿下别这样综漫/文野等推文我师兄明明很强却擅长嘴遁穿越之我在古代海边搞基建万界的超级博士我只是喜欢你的脸桃源小农医邪化巫医综艺的王红楼惜春梦三国我是曹操的金主爸爸天唐锦绣幽鬼翻盘靠谱么从大海无量开始的武学人生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前妻皇后每天都想被废毕业后我当了龙王对5T5说分手电影世界体验卡完美富察氏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名堂多小姐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