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bxwx.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www.xinbxwx.net)”查找最新章节!

景斯寒一个人被留在景嘉译的房间里, 直到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才回过神, 低头一看, 手中的那半支彩色蜡笔已经断成了好几截了。

他往后退了两步, 坐到了景嘉译的小床上, 手指压到方才景崇山拿过来的玩具熊, 软乎乎的, 像摸到了小孩的手。

景斯寒有些恍惚地将玩具熊抓在手里,抬起头,不知自己此刻是怀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环顾四周。

海军风的蓝色衣柜, 房间角落铺了一块长毛地毯,上面还压了一只小木马,周围零星摆了几辆玩具车, 随时等待着小主人的到来。

他沉默地起身, 推开洗浴间的门,看到景嘉译的牙杯和小牙刷还静静地摆在镜子前。房间里的陈设和他上次过来几乎没有差别, 以至于给景斯寒一种, 下一秒景嘉译就会眨巴着黑眼睛小跑过来喊“爸爸”的错觉。

理智告诉他父亲不会说谎, 但情感上景斯寒却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一走了之。

他走出房间, 推开了隔壁骆今雨的房门。

乍一眼看去, 房间里十分整洁, 根本不像有人收拾离开过的样子,但稍稍仔细些,便能看到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全都不见了。推拉柜门半开着, 从景斯寒的角度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他走过去, 抬手将柜门推到底,发现前一次他带景嘉译过来时看到的满满当当的衣柜此刻已经全空了。

景斯寒有些不死心地拉开抽屉,看到里面塞的满满的拉拉裤,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还留了东西呢,代表着人还会回来是不是?

不过很快景斯寒就发现自己想错了,他找遍了整个房间、更衣室、浴室……都只看到了那一大堆的拉拉裤。

骆今雨清除了这个房间所有与她有关的物品,唯一剩下的这一些拉拉裤——是上次他给孩子买的。

她甚至都不愿意带走它们。

这个认知让景斯寒的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他撑在衣柜的横板之上,牙槽紧咬,下颌骨明显的突出坚毅的曲线。

下一刻,景斯寒狠狠一拳砸了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隐隐还能听到一点木板断裂的声音……

这天,景斯寒少有的主动约君驰和季非出来喝酒。

季非在看到群里的消息后,怂兮兮私敲君驰问:“驰子,你说阿寒不会是还记着昨儿早上我发的那两条消息吧?”

君驰回了他一个中指,“你他妈怂就算了,能不能别这么愚蠢,这样显得我跟你做朋友很掉档次。”

季非跳脚:“我他妈今晚上不把你喝趴下了,我就不姓季!”

君驰笑:“成嘞,那我就等着你从明儿开始跟我姓了!”

结果到了汤宸,两人一见景斯寒那架势,就知道今儿晚上他俩是没机会拼酒了。

瞧这闷头一杯又一杯的,摆明儿是心里苦着呢!

讲道理,能看到阿寒借酒浇愁,多稀罕啊!

他们俩谁跟谁姓无所谓,看兄弟热闹最重要不是?啊呸!是开解兄弟最重要!

“来了。”景斯寒眼都没抬,取了两个空杯“啪啪”两声敲在桌面上,径自满上了往前一推,道:“先走一个。”

说完,仰脖便将自己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君驰给季非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快步走过去抄起其中一个酒杯,挨着景斯寒左边坐下了,一把按住他又要倒酒的手,道:“这么好的酒到你这儿怎么就跟二锅头似的了,有你这么喝的么?”

景斯寒手腕一震,直接把季非的手抖开,抓着酒瓶稳稳地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君驰走过去捞起先前景斯寒给他们倒的酒,往沙发里一靠,低头凑在酒杯上方嗅了嗅,“也不让人先醒醒,浪费了这么好年份的La Romanee Conti。”

景斯寒没搭理他,仰头又是一杯。

君驰挺起身子,双手手肘压在自己的膝盖上,用肩膀撞了景斯寒一下,调节气氛玩似的说了一句:“怎么着,上回二飞失恋,这回轮到你了不成?也被女人踹了?”

季非一听咋呼起来:“哎哎哎!二非叫谁呢?谁他妈二了?”

君驰嗤笑一声,道:“说你还有脸反驳?我刚那句重点是在‘二’吗?二货!”

季非一怔,差点没跳起来:“驰子,老子跟你讲了八百遍了!老子没失恋!没戴绿帽!!!”

“成吧,成吧。”君驰浑不在意朝他挥挥手,余光却一直关注着景斯寒的动态,见他方才倏地上半身一僵,像被谁突然踩到了痛脚,眉心不由一跳。

不会真给他猜准了吧?

君驰从裤兜里摸出手机,飞快地给盛楠发了条信息,很快就得到了答复。

他看着屏幕上盛楠的回复,暗自咋舌:这骆小姐行动可真够快的啊!他一没留神关注,人就已经带着孩子搬去新家了。难怪阿寒今晚这么反常了,敢情现在是媳妇儿、娃全跑了啊!真可真是……有意思了XD

景斯寒的酒量是三人中最好的,所以君驰和季非暂时也没太拦着他,怎么说都是胸中郁结,既然他说不出口,总也要有点其他的发泄渠道吧?

两人陪着景斯寒默默喝了好一会儿,却只见兄弟越喝越凶,没半点要收敛的意思,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君驰伸手往景斯寒杯口一盖,道:“阿寒,你心里藏了什么事儿你不想说没事,想喝酒兄弟们二话不说奉陪到底。但这酒也不是这么个喝法,回头把你喝进医院了,见到伯父伯母我好意思么我?”

景斯寒垂着视线停了一会儿,整个身子垮下来往后一靠,右手手掌反盖住眼睛,不动了。

就在君驰以为他听进去了,打算暂时中场休息一会儿时,景斯寒猛地坐了起来,掌心“啪”一声拍在钢化玻璃桌面上,双眼发红盯着远方一个不知名的点,恶狠狠地说道:“我他妈是真想不明白!”

季非给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得手一哆嗦,酒都洒了半杯,他一边抽纸巾赶紧擦自己裤子上的酒液,一边抱怨道:“想不明白啥啊?这么激动,瞧这冷不丁一下给我吓的……”

景斯寒却像没听到他说的,弯下腰,用双手撑住自己额头,整张脸几乎埋了进去,随后喃喃自语道:“怎么会呢……明明不是这样的……到底是哪里错了……”

君驰难得能见到景斯寒这么苦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坐在一边双手抱胸、啧啧称奇地欣赏了好一会儿,终于弯腰取了自己的酒杯碰了碰他的空杯,大发慈悲地给出了答案:“心错了啊,我的小寒哥哥。”

“心?”景斯寒从掌心里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君驰。

君驰对上他明显不清明了的眼,嘴角的笑意抿了去,只见他往前凑近了些,眯缝着眼在景斯寒脸上仔细观察了一番,突然“啧”了一声:“你他妈到底什么时候到的?究竟喝了多少啊?”

季非把手中的纸团抛进垃圾桶,撑着桌子探过来问:“怎么了?”

君驰朝景斯寒点了点下巴:“喏,咱俩看走眼了,估摸着自个儿已经喝了一下午了都!”

季非也跟着瞧了瞧,纳罕道:“难得啊,我这都多少年没见阿寒喝醉过了。”

君驰反手在墙上按了服务铃,不一会儿,穿着制服的服务生走了进来:“君总,请问有什么需要?”

君驰指了指又重新靠回沙发的景斯寒,道:“景总今天什么时候到的?消费清单给我看看。”

服务生立刻滑动手中的iPad按了几个键,调出了包间的消费信息,双手递给君驰,回答:“景总今天下午一点半左右到的。”

君驰指尖在iPad屏幕上滑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底,一挑眉直接将iPad扔给了探头过来想一起看的季非:“阿寒今天的消费记你帐上啊,我他妈都看的心疼了,这小子今儿浪费了多少好酒啊!”

季非随手滑了两下,面不改色地把iPad递回给服务生,道:“记我大哥帐。”

服务生看上去很有些为难:“季少,季总说了,您一天不回家,汤宸就一天不给您记账了……”

季非张着嘴半晌没说出话来,君驰乐了,朝服务生挥挥手,“得了,别在这儿碍你们二少的眼了,出去吧,记我帐。”

服务生立刻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得令退了出去。

季非气的灌了大半杯酒:“我哥就是诚心要给我添堵!”

君驰睨他:“得了啊,少喝些,我可不想一个人带两个醉鬼。”说着,他偏头看了景斯寒一眼,道:“这一个就够呛了。”

季非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来,他摸着下巴连啧两声,奇道:“你说阿寒到底因为什么跑来喝这么多啊?我可真想不出来……”

“这有什么想不出来的?”君驰在桌上的小碟子里抓了一小把花生,仰头抛了一粒进嘴里,道:“能让男人苦恼的事情,不是金钱就是女人喽!”

“那肯定不是钱,咱们这一辈儿里最会赚钱就属他了。”季非立马否定了第一个原因。

“嗯哼。”君驰又仰头接了一粒花生。

“我操!你的意思是女人啊?!”季非兴奋的语气里满含八卦意味:“这可真比他缺钱还让我惊讶了!”

君驰:“骆小姐带着孩子从景家搬出来了。”

季非还没来得及给出反应,景斯寒先被他这句话炸起来了:“对!就是骆今雨!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死缠烂打要替我生孩子的是她!巴巴了想嫁进景家的也是她!现在没心没肺、一声不吭离家出走的还是她!”

君驰眼珠子一转,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景斯寒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景斯寒红的白的喝了一天,确实是醉了,半眯着眼仰靠在沙发上,指着天花板又重复了一遍对骆今雨的控诉。

君驰举着手机,佯装轻描淡写地回了他一句:“讲讲道理,阿寒,景家可不是她的家,离家出走也算不上吧?”

“老宅里佣人都被她使唤着要叫她少夫人,她要是不把那当家,何必……”景斯寒下意识就要反驳,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因为他想起有次回家听到过骆今雨让张妈以后叫她“骆小姐”,现在早就没人喊她“少夫人”了。

君驰笑了:“你不承认她是,景家上下谁会承认?”

景斯寒沉默了,君驰舔了舔嘴唇,问出了自己要问的重头戏:“我说阿寒,不就一个送上门的你都瞧不上眼的女人吗?你现在这是闹什么呢?该不会是人家走了,你反而发现自个儿喜欢人家了吧?”

“我喜欢骆今雨?你开什么玩笑?”景斯寒即便喝醉了,冷笑还是那么瘆人。

季非早在旁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一听他这么说,接口道:“你不喜欢,当时我说我要追她你那么大反应做什么?你早说你不喜欢,我饭局那天就上了呀!”

“你!”景斯寒气地坐直了,恶声恶气道:“她都有我孩子了!”

“……”季非被他这一句给噎着了,这要他怎么回啊?他急的给君驰使眼色,后者吊儿郎当接道:“二非可不在意,这不正好呢吗?找个媳妇儿,还送个儿子!值!”

季非举起拳头作势要揍他,君驰冲他摆摆手,示意他看景斯寒。

只见喝醉了的景总揪着自己头发埋在膝间,颇为苦恼地重复:“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啊?反正你又不喜欢骆小姐。”君驰顺着他的话又加了一把火。

景斯寒像是被他这句话激到了,突然抬起头冲君驰吼道:“我!我他妈要是不喜欢她,何必一听她遇险就千里迢迢赶到N市区救她?!”

“嘀”的一声,君驰按下了停止拍摄按钮。

季非从另一头冲过来,兴奋地直搓手:“拍到了?拍到了?快快,给我看看!你记得一定要发一份给我啊!别忘了!不行,你现在就发!快!我得传云盘上去,省的阿寒醒酒了来毁尸灭迹……”

而喊完这句话的景斯寒则愣在原地,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bxwx.net/book/93037.html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bxwx.net/read/93037/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bxwx.net/down/93037.html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手机阅读:https://m.xinbxwx.net/read/9303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 54 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bxwx.net)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 - 名堂多小姐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重生王牌妻:偏执薄爷,放肆撩霸道总鬼缠上我全能大佬她马甲多又多方格玻璃重生千金她又虐渣了北城有雪影后她只想学习星不会转娘娘腔永不从良[快穿]七零年代重生日常渣们重生后哭声沙哑求我原谅[穿书]我哭起来超凶!愿者上钩(GL)重生后,霍太太又甜又飒佟小曼欧泽野穿到六零喜当爹[穿书]叶教授的小黏糖这个快穿有点甜先生总不肯离婚他不好撩[校园]重生七零末:神医小辣妻带着购物中心到六零重回高二小尾巴很甜她的小梨涡
完本推荐:快穿之我是大boss全文阅读初恋几分甜全文阅读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全文阅读一键修炼系统瞬间百万级全文阅读她唇角微甜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贴身丫鬟全文阅读炽野全文阅读0852全文阅读女主醒来后[反穿书]全文阅读抗日之兵王传奇全文阅读贵妾之女全文阅读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全文阅读媚色可餐(穿书)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穿书女配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穿成七零锦鲤富贵命全文阅读再敢拒绝我试试全文阅读惊悚之书全文阅读待你心里不挪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生石道天道培养系统大佬的娱乐圈日常捡漏高高手开局一群原始人全球逃亡:我的房车和机械军团穿成暴戾大佬的小人鱼在系列文里修bug鉴宝黄金指都市之医手遮天战少的学霸小狂妻逆天绝仙穿成反派后我只想赚钱大梦主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长夜余火暴力医妃飒且甜回到战国当赵括娱乐之绝世天王愧煞天下须眉她被刀后重回18岁校花的战神保镖快穿之炮灰女配是满级大佬我和大反派的互撩日常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龙婿战神都市之至尊武神好孕连连:总裁爹地霸道宠抽卡无涯,日赚十亿凤凰秘宝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名堂多小姐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配佛系养娃日常[穿书]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